殺很大~生活休閒網's Archiver

ckinnewwy8954 發表於 2012-11-27 04:56

天晴了的時候

 “在天晴了的時候,該到小徑中去走走,給雨潤過的泥路一定清爽又溫柔。”
  
  “千年最冷”的預言充斥耳膜,濕冷濕冷的天氣裏,吃面時需要加入大把大把的辣椒。濕了雨珠的殘葉,繾綣著,夢浸在水裏開出了花兒,在靜默中終歸零落成泥。
  
  陰雨天睡覺真是一件幸福的事。秋的白晝在漸漸縮短,只需窩在榻裏,覆上厚厚的棉。就那樣,靜靜的,慢慢的,進入夢鄉。睡醒了,也不用著急起床,只消躺著,聽風聲,雨聲,想著碎碎的過往,回憶被童年點綴著的幸福日子。
  
  理想與現實相遇,幾多哀思。毛毛蟲變成蝴蝶的?那,毛毛蟲已然老去,破繭成蝶,不曾想望見的竟是斑駁。
  
  象牙塔真的不是一個可以嬉戲的地方,誰也揮霍不起。於是,日光被迫分開:背單詞,看專業書,社團活動……黑暗中晃動眼眸,完全沒有睡意,只是在想規劃。對,規劃,我曾經以為學會了這項技能。然後,忘記了,是的,忘記了,再也憶不起。所以,又要從頭開始。現在做這,一會兒就要轉移戰場,腦中迴旋著犯罪刑罰,專利申請,陌生而又詭秘的意義。以至於,睡夢中突然會在某個時間,睜開眼,慣性的穿衣起床。其實,還未到該上課的時間。午睡時,也會自然的醒來,面對宿舍裏均勻的呼吸和自己的漠然。我不知道,為何如此,我總會突兀的醒來,醒來後再機械的重複。
  
  何時可以忘記舊時光?涼涼的錶盤伏在凸起的骨節處,與脈搏和在一起,突突的悸動。於是,生命的痕跡便隨著指針,向前,不停歇。可是,聰明的,指針白白的,一遭又一遭,什麼也做不了。匆匆的日子裏唯有歎著它的匆匆,如此而已。
  
  零零碎碎的念想,緩緩逝去的過往就真的消失了,以至再撿起時,早已沒了當時的心境。總有好多故事在不經意間啟封,慢慢的寫,到最後,感覺的全是虛無。所有的真實,平平整整的日子裏,都被忘卻了。
  
  眸子中顯現的古式窗簾,老舊的墨綠色總愛覆住玻璃窗,看不見鳥兒,甚至感覺不到秋日的風。秋天的飛鳥就這樣不著痕跡的消失了,寂寞已如我一般高,流離成迷亂的蒿。我怕自己將慢慢慢慢的老去,隨著那遲遲寂寂的時間。
  
  想起曾經,那些過往,對一切,懵懂無所知的快樂。就在我慢慢長大,學著成熟時,深刻成為主題。可那些青澀,我將如何將他們尋回。你尋求聲音時,世界靜默;你沉默時,世界女巫般溢出預言。
  
  生命是一種奇跡而生活卻是一團謎語。在生活中設置幕布,彌補心靈的缺位。是生活的彼岸,站在此,遙望而已。用生活來發現生活的真諦,而非語言。
  
  在天晴了的時候,學著貓兒,舐著傷口,等待恢復。新生的粉紅色皮肉在太陽光下熠熠生輝……

頁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0.0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